天龙八部私服架设-天龙八部公益服-天龙八部SF发布网

天龙八部私服架设

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,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

  • 博客访问: 8411292938
  • 博文数量: 66976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08-26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,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。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。

文章分类

全部博文(47004)

文章存档

2015年(59888)

2014年(37243)

2013年(88683)

2012年(90276)

订阅

分类: 腾讯网旅游

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,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,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。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。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。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,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,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,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。

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,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,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。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。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。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,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,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,“虚竹……虚竹……虚竹!”叶天睡梦中正在被几个热辣的美人勾引调笑,那种销魂劲儿,啧啧,看他流到枕头上的口水就知道了。哪里知道刚要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,好梦突然被一个陌生的,中气十足,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给吵醒。他郁闷的看着那几个美人儿的身影变淡,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谁啊,瞎嚷嚷什么,尽吵人好梦了!”却赖着不愿起床,就别说睁开眼睛了。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二流演员,被《天龙八部》的剧组选中作主角是非常幸运的,不过扮演虚竹那个傻和尚,却又是非常不幸的。虽然后来那小子奇遇不少,还抱得了美人归,但是就冲着那副傻样子,叶天说什么也不愿意。可惜,导演一句话:“就你像,要别人还没那卖相呢!”就绝了他的念头。得,不就是说我长得傻吗,可是我人不傻啊。叶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加入了剧组。他却忘记了,当初他女朋友就是嫌弃他长得不够帅,傻里傻气的,才甩了他的。。

阅读(86822) | 评论(24111) | 转发(22068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陈远凤2019-08-26

谭入瑜鸠摩智听他称慕容博韦“老不死的”只以为他不过一时气话而已,哪里想到虚竹说的是事实。他想,慕容博给了我多少好处,岂能告诉于你。也不生气,道:“好处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慕容先生曾经指点过小僧,颇有些交情,因此小僧便答应帮助他完成一件委托。眼下,还得指望小兄弟你了。”

鸠摩智听他称慕容博韦“老不死的”只以为他不过一时气话而已,哪里想到虚竹说的是事实。他想,慕容博给了我多少好处,岂能告诉于你。也不生气,道:“好处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慕容先生曾经指点过小僧,颇有些交情,因此小僧便答应帮助他完成一件委托。眼下,还得指望小兄弟你了。”鸠摩智听他称慕容博韦“老不死的”只以为他不过一时气话而已,哪里想到虚竹说的是事实。他想,慕容博给了我多少好处,岂能告诉于你。也不生气,道:“好处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慕容先生曾经指点过小僧,颇有些交情,因此小僧便答应帮助他完成一件委托。眼下,还得指望小兄弟你了。”。鸠摩智气不打一处来,陈声喝到:“胡说,小僧答应了慕容老先生,自当尽心尽力。怎敢存此私心。”鸠摩智听他称慕容博韦“老不死的”只以为他不过一时气话而已,哪里想到虚竹说的是事实。他想,慕容博给了我多少好处,岂能告诉于你。也不生气,道:“好处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慕容先生曾经指点过小僧,颇有些交情,因此小僧便答应帮助他完成一件委托。眼下,还得指望小兄弟你了。”,鸠摩智听他称慕容博韦“老不死的”只以为他不过一时气话而已,哪里想到虚竹说的是事实。他想,慕容博给了我多少好处,岂能告诉于你。也不生气,道:“好处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慕容先生曾经指点过小僧,颇有些交情,因此小僧便答应帮助他完成一件委托。眼下,还得指望小兄弟你了。”。

张田亮08-26

虚竹心说别人不知道,我还不知道,哼,少林寺七十二项绝技不知道你学了多少。当下装作眼珠儿一转,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到:“哎呀,我明白了,原来国师你也想学着六脉神剑,因此才这么着急要我默写出来。”,虚竹心说别人不知道,我还不知道,哼,少林寺七十二项绝技不知道你学了多少。当下装作眼珠儿一转,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到:“哎呀,我明白了,原来国师你也想学着六脉神剑,因此才这么着急要我默写出来。”。鸠摩智气不打一处来,陈声喝到:“胡说,小僧答应了慕容老先生,自当尽心尽力。怎敢存此私心。”。

冯福园08-26

鸠摩智听他称慕容博韦“老不死的”只以为他不过一时气话而已,哪里想到虚竹说的是事实。他想,慕容博给了我多少好处,岂能告诉于你。也不生气,道:“好处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慕容先生曾经指点过小僧,颇有些交情,因此小僧便答应帮助他完成一件委托。眼下,还得指望小兄弟你了。”,鸠摩智听他称慕容博韦“老不死的”只以为他不过一时气话而已,哪里想到虚竹说的是事实。他想,慕容博给了我多少好处,岂能告诉于你。也不生气,道:“好处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慕容先生曾经指点过小僧,颇有些交情,因此小僧便答应帮助他完成一件委托。眼下,还得指望小兄弟你了。”。鸠摩智听他称慕容博韦“老不死的”只以为他不过一时气话而已,哪里想到虚竹说的是事实。他想,慕容博给了我多少好处,岂能告诉于你。也不生气,道:“好处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慕容先生曾经指点过小僧,颇有些交情,因此小僧便答应帮助他完成一件委托。眼下,还得指望小兄弟你了。”。

张瑞08-26

鸠摩智听他称慕容博韦“老不死的”只以为他不过一时气话而已,哪里想到虚竹说的是事实。他想,慕容博给了我多少好处,岂能告诉于你。也不生气,道:“好处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慕容先生曾经指点过小僧,颇有些交情,因此小僧便答应帮助他完成一件委托。眼下,还得指望小兄弟你了。”,虚竹心说别人不知道,我还不知道,哼,少林寺七十二项绝技不知道你学了多少。当下装作眼珠儿一转,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到:“哎呀,我明白了,原来国师你也想学着六脉神剑,因此才这么着急要我默写出来。”。鸠摩智听他称慕容博韦“老不死的”只以为他不过一时气话而已,哪里想到虚竹说的是事实。他想,慕容博给了我多少好处,岂能告诉于你。也不生气,道:“好处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慕容先生曾经指点过小僧,颇有些交情,因此小僧便答应帮助他完成一件委托。眼下,还得指望小兄弟你了。”。

高波08-26

鸠摩智听他称慕容博韦“老不死的”只以为他不过一时气话而已,哪里想到虚竹说的是事实。他想,慕容博给了我多少好处,岂能告诉于你。也不生气,道:“好处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慕容先生曾经指点过小僧,颇有些交情,因此小僧便答应帮助他完成一件委托。眼下,还得指望小兄弟你了。”,鸠摩智听他称慕容博韦“老不死的”只以为他不过一时气话而已,哪里想到虚竹说的是事实。他想,慕容博给了我多少好处,岂能告诉于你。也不生气,道:“好处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慕容先生曾经指点过小僧,颇有些交情,因此小僧便答应帮助他完成一件委托。眼下,还得指望小兄弟你了。”。鸠摩智听他称慕容博韦“老不死的”只以为他不过一时气话而已,哪里想到虚竹说的是事实。他想,慕容博给了我多少好处,岂能告诉于你。也不生气,道:“好处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慕容先生曾经指点过小僧,颇有些交情,因此小僧便答应帮助他完成一件委托。眼下,还得指望小兄弟你了。”。

孙宇阳08-26

虚竹心说别人不知道,我还不知道,哼,少林寺七十二项绝技不知道你学了多少。当下装作眼珠儿一转,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到:“哎呀,我明白了,原来国师你也想学着六脉神剑,因此才这么着急要我默写出来。”,鸠摩智气不打一处来,陈声喝到:“胡说,小僧答应了慕容老先生,自当尽心尽力。怎敢存此私心。”。虚竹心说别人不知道,我还不知道,哼,少林寺七十二项绝技不知道你学了多少。当下装作眼珠儿一转,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到:“哎呀,我明白了,原来国师你也想学着六脉神剑,因此才这么着急要我默写出来。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