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龙八部新服-天龙八部公益服-天龙八部SF发布网

天龙八部新服

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,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

  • 博客访问: 2077044718
  • 博文数量: 65444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08-26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,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。

文章分类

全部博文(40241)

文章存档

2015年(84386)

2014年(36942)

2013年(74235)

2012年(35445)

订阅

分类: ​中国科讯网

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,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。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,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。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。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。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,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,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,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。

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,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。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,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。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,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,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,阿紫提了包裹,四处张望一下,就往外跑来,虚竹悄悄跟上他。跑到一半偏僻空地处,阿紫却忽然停下来,打开那包裹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深黄色的小木鼎来,放在地上,蹲在那里,双肘托着下巴,喃喃自语。之间阿紫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悄悄闪进那破庙里面,不多时,便提了一个小包裹出来,圆鼓鼓的,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。虚竹心想:这便是那神木王鼎了吧!果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。虚竹凝神一听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阿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道:“师傅的‘化功大法’给姐夫破了,姐夫武功自然比师傅厉害。我要是求姐夫作我师傅,他恐怕不会答应吧!不过要是我让他打我屁股呢?就算天天给他打屁股,我也愿意啊!可是他有那么多姐姐,昨天又来了一个姐姐,不对不对,她虽然漂亮,不过我却看得出来,她当我妈妈都可以了!唉,姐夫为什么也很喜欢她呢,难道就是因为她很漂亮吗?难道我就不漂亮了吗?我比阿朱姐姐,也不差啊!姐夫啊姐夫,你知道吗?阿紫也好喜欢你呢!可是,为什么你都不怎么搭理人家呢?人家还等着你来打人家屁股呢!……”。

阅读(72481) | 评论(67607) | 转发(93723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李东川2019-08-26

兰桂鑫躲在远处偷看的王语嫣看到虚竹那飘逸迅捷的身法,似是觉得很熟悉的样子,却偏偏想不起来,喃喃道:“这究竟是什么步法呢?”

躲在远处偷看的王语嫣看到虚竹那飘逸迅捷的身法,似是觉得很熟悉的样子,却偏偏想不起来,喃喃道:“这究竟是什么步法呢?”躲在远处偷看的王语嫣看到虚竹那飘逸迅捷的身法,似是觉得很熟悉的样子,却偏偏想不起来,喃喃道:“这究竟是什么步法呢?”。躲在远处偷看的王语嫣看到虚竹那飘逸迅捷的身法,似是觉得很熟悉的样子,却偏偏想不起来,喃喃道:“这究竟是什么步法呢?”虚竹随手挥出一道剑气,将围攻过来的四个婢女给挡开出去,暗地里加上一股粘劲,吸引着四婢女的剑,将她们带得团团转。显然四个婢女没有见到过如此精妙的招式,吃惊之下立刻就乱了分寸,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,想要暗自加力抽出长剑,可惜,不知道为何偏偏将力使到了空处,甚至带得长剑往旁边一偏,竟然朝着另外一个婢女刺去。,身形陡然抢了出去,看似随意的跨出两步,却无巧不巧的破开了九对婢女的包围圈。。

王思洁08-26

身形陡然抢了出去,看似随意的跨出两步,却无巧不巧的破开了九对婢女的包围圈。,身形陡然抢了出去,看似随意的跨出两步,却无巧不巧的破开了九对婢女的包围圈。。虚竹随手挥出一道剑气,将围攻过来的四个婢女给挡开出去,暗地里加上一股粘劲,吸引着四婢女的剑,将她们带得团团转。显然四个婢女没有见到过如此精妙的招式,吃惊之下立刻就乱了分寸,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,想要暗自加力抽出长剑,可惜,不知道为何偏偏将力使到了空处,甚至带得长剑往旁边一偏,竟然朝着另外一个婢女刺去。。

曾璐08-26

身形陡然抢了出去,看似随意的跨出两步,却无巧不巧的破开了九对婢女的包围圈。,虚竹随手挥出一道剑气,将围攻过来的四个婢女给挡开出去,暗地里加上一股粘劲,吸引着四婢女的剑,将她们带得团团转。显然四个婢女没有见到过如此精妙的招式,吃惊之下立刻就乱了分寸,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,想要暗自加力抽出长剑,可惜,不知道为何偏偏将力使到了空处,甚至带得长剑往旁边一偏,竟然朝着另外一个婢女刺去。。虚竹随手挥出一道剑气,将围攻过来的四个婢女给挡开出去,暗地里加上一股粘劲,吸引着四婢女的剑,将她们带得团团转。显然四个婢女没有见到过如此精妙的招式,吃惊之下立刻就乱了分寸,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,想要暗自加力抽出长剑,可惜,不知道为何偏偏将力使到了空处,甚至带得长剑往旁边一偏,竟然朝着另外一个婢女刺去。。

肖航08-26

虚竹随手挥出一道剑气,将围攻过来的四个婢女给挡开出去,暗地里加上一股粘劲,吸引着四婢女的剑,将她们带得团团转。显然四个婢女没有见到过如此精妙的招式,吃惊之下立刻就乱了分寸,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,想要暗自加力抽出长剑,可惜,不知道为何偏偏将力使到了空处,甚至带得长剑往旁边一偏,竟然朝着另外一个婢女刺去。,身形陡然抢了出去,看似随意的跨出两步,却无巧不巧的破开了九对婢女的包围圈。。虚竹随手挥出一道剑气,将围攻过来的四个婢女给挡开出去,暗地里加上一股粘劲,吸引着四婢女的剑,将她们带得团团转。显然四个婢女没有见到过如此精妙的招式,吃惊之下立刻就乱了分寸,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,想要暗自加力抽出长剑,可惜,不知道为何偏偏将力使到了空处,甚至带得长剑往旁边一偏,竟然朝着另外一个婢女刺去。。

席真俊08-26

身形陡然抢了出去,看似随意的跨出两步,却无巧不巧的破开了九对婢女的包围圈。,躲在远处偷看的王语嫣看到虚竹那飘逸迅捷的身法,似是觉得很熟悉的样子,却偏偏想不起来,喃喃道:“这究竟是什么步法呢?”。身形陡然抢了出去,看似随意的跨出两步,却无巧不巧的破开了九对婢女的包围圈。。

李龙08-26

身形陡然抢了出去,看似随意的跨出两步,却无巧不巧的破开了九对婢女的包围圈。,虚竹随手挥出一道剑气,将围攻过来的四个婢女给挡开出去,暗地里加上一股粘劲,吸引着四婢女的剑,将她们带得团团转。显然四个婢女没有见到过如此精妙的招式,吃惊之下立刻就乱了分寸,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,想要暗自加力抽出长剑,可惜,不知道为何偏偏将力使到了空处,甚至带得长剑往旁边一偏,竟然朝着另外一个婢女刺去。。躲在远处偷看的王语嫣看到虚竹那飘逸迅捷的身法,似是觉得很熟悉的样子,却偏偏想不起来,喃喃道:“这究竟是什么步法呢?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