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龙八部私服明教攻略-天龙八部公益服-天龙八部SF发布网

天龙八部私服明教攻略

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,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

  • 博客访问: 7859173191
  • 博文数量: 23612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09-20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,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。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。

文章分类

全部博文(63018)

文章存档

2015年(41150)

2014年(16259)

2013年(98682)

2012年(91114)

订阅

分类: 爱娱乐

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,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。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,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。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。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。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。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,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,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,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。

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,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。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,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。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。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。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。只见大殿正中央并列三尊佛像,佛像前面安着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着一面极大的铜镜,擦得晶光净亮,镜中将自己的人影照了出来。铜镜上镌着四句经偈,佛像前点着几盏油灯,昏黄的灯光之下,依稀看到是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,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,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,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四个僧人互相看了看,道:“我们这便走吧!”六个僧人便出了菩提院,往达摩堂去了。虚竹心里叫好,立刻飞身而下,窜进了后殿之中。虚竹稍微回忆一下原书中情节,不再犹豫,立即便窜到铜镜之前,伸出食指,在在镜上那首经偈第一行第一个“一”字上一掀,跟着又在第二行的“梦”字上掀了一下,又在第三行的第一个“如”字上一掀,又在第四行的“是”字上一掀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铜镜已缓缓翻起。。

阅读(11525) | 评论(93386) | 转发(12562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杨坤2019-09-20

何成乾在场诸人都知道什么求教之类的,无非便是借口罢了。为的是给双方一个好的台阶下去。玄慈沉吟了一下,道:“既如此,慧轮,你就带乔帮主前去找玄苦师弟吧!虚竹,你且跟我来。”说罢转身进了房里。

在场诸人都知道什么求教之类的,无非便是借口罢了。为的是给双方一个好的台阶下去。玄慈沉吟了一下,道:“既如此,慧轮,你就带乔帮主前去找玄苦师弟吧!虚竹,你且跟我来。”说罢转身进了房里。虚竹应道:“是。”便同乔峰点点头,跟了进去。。虚竹应道:“是。”便同乔峰点点头,跟了进去。乔峰心里一动,却道:“弟子闯荡江湖日久,思念师尊他老人家,因此颇想见他老人家一面,顺便求教几个武学上的问题。”,虚竹应道:“是。”便同乔峰点点头,跟了进去。。

鲁艳09-20

在场诸人都知道什么求教之类的,无非便是借口罢了。为的是给双方一个好的台阶下去。玄慈沉吟了一下,道:“既如此,慧轮,你就带乔帮主前去找玄苦师弟吧!虚竹,你且跟我来。”说罢转身进了房里。,虚竹应道:“是。”便同乔峰点点头,跟了进去。。在场诸人都知道什么求教之类的,无非便是借口罢了。为的是给双方一个好的台阶下去。玄慈沉吟了一下,道:“既如此,慧轮,你就带乔帮主前去找玄苦师弟吧!虚竹,你且跟我来。”说罢转身进了房里。。

吴友鹏09-20

虚竹应道:“是。”便同乔峰点点头,跟了进去。,在场诸人都知道什么求教之类的,无非便是借口罢了。为的是给双方一个好的台阶下去。玄慈沉吟了一下,道:“既如此,慧轮,你就带乔帮主前去找玄苦师弟吧!虚竹,你且跟我来。”说罢转身进了房里。。虚竹应道:“是。”便同乔峰点点头,跟了进去。。

钟建09-20

乔峰心里一动,却道:“弟子闯荡江湖日久,思念师尊他老人家,因此颇想见他老人家一面,顺便求教几个武学上的问题。”,乔峰心里一动,却道:“弟子闯荡江湖日久,思念师尊他老人家,因此颇想见他老人家一面,顺便求教几个武学上的问题。”。在场诸人都知道什么求教之类的,无非便是借口罢了。为的是给双方一个好的台阶下去。玄慈沉吟了一下,道:“既如此,慧轮,你就带乔帮主前去找玄苦师弟吧!虚竹,你且跟我来。”说罢转身进了房里。。

舒宁09-20

乔峰心里一动,却道:“弟子闯荡江湖日久,思念师尊他老人家,因此颇想见他老人家一面,顺便求教几个武学上的问题。”,在场诸人都知道什么求教之类的,无非便是借口罢了。为的是给双方一个好的台阶下去。玄慈沉吟了一下,道:“既如此,慧轮,你就带乔帮主前去找玄苦师弟吧!虚竹,你且跟我来。”说罢转身进了房里。。虚竹应道:“是。”便同乔峰点点头,跟了进去。。

唐雨09-20

乔峰心里一动,却道:“弟子闯荡江湖日久,思念师尊他老人家,因此颇想见他老人家一面,顺便求教几个武学上的问题。”,在场诸人都知道什么求教之类的,无非便是借口罢了。为的是给双方一个好的台阶下去。玄慈沉吟了一下,道:“既如此,慧轮,你就带乔帮主前去找玄苦师弟吧!虚竹,你且跟我来。”说罢转身进了房里。。在场诸人都知道什么求教之类的,无非便是借口罢了。为的是给双方一个好的台阶下去。玄慈沉吟了一下,道:“既如此,慧轮,你就带乔帮主前去找玄苦师弟吧!虚竹,你且跟我来。”说罢转身进了房里。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